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新闻发布会 >> 专题发布 >> 稿件
背景颜色:          【字体:  
6月29日市政府专题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
2011年6月29日 21:08  
 

  1、新闻晚报:我有一个问题,刚才您提到了一个概念,里面有嘉青松虹桥,未来是否在西翼概念的推出以后,虹桥商务核心区未来的规划发展会不会形成一个虹桥新城?

 

  胡俊:我们有一个简单的判断,这几年来上海西翼地区的发展是最快的,仅次于浦东地区,所以对长三角来讲西翼地区是最方便的,所以大家看松江、嘉定发展是非常快。我们局也在研究怎样把这三个新城跟虹桥商务区能够有机地整合。目前,五个板块的划分主要是让大家对全上海的概念更熟悉,所以对未来的上海新城之间的相互组合关系和上海未来的规划格局我们还正在做更完整的考虑,十二五规划中一部分提到了,也将按区域进行项目的安排和差异化管理。

 

  2、东方早报:我想请问一下,刚才看到那个表格,临港新城现在人口是18万,目标是60万到80万,您刚才也提到了有一些具体的政策会出台,能不能具体透露一下是哪些领域的政策?还是距离目标比较远,在人口导入方面有没有一些好的办法?

 

  胡俊:对临港新城的支持跟我们支持新一轮新城方面的考虑是一致的。比如说轨道交通,现在连接临港新城的轨道交通已经在按照国家批复的要求启动了,优化交通是很重要的。第二个就是临港新城也花了很大的力气,引进公共服务设施和功能性项目,比如好的学校、医院,在功能区项目中都有一些考虑,大型的项目也是有一些考虑。包括一部分面向浦东、临港社区的人才公寓也会陆陆续续的开工。所以临港新城总的来说支持的政策和考虑也是按新一轮新城建设的特点来研究的,具体的政策可能会陆陆续续有一些安排。

 

  3、中央电视台:刚才我们也看到了上海市关于郊区规划的下一轮的计划,我们想问这一轮的计划当中涉及到很多区,保障性住房大概占到计划比重当中住宅类的项目多少,分布情况是怎样?

 

  胡俊:这个我很难给你一个定量的比例,因为商品房的推出和保障性住房的安排在不断地优化落实之中,也要根据市场的情况做一些安排,我觉得应该是有相当大的比重。

 

  4、新闻晨报: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就是在材料中我看到在嘉定新城和松江新城和另外几个新城都涉及到一个人口数据,分别是100万、60万、80万,这些是不是包含着从市区转向新城的人口?最大的难点是什么,怎样把他们留在新城。还有就是完善公共设施方面,教育方面能不能介绍一下新城方面有什么样的举措?

 

  胡俊:城市不是造成的,而是形成的。城市的发展有一个自然培育的过程,可能很多人希望,一日之内或者一年之内,三年之内甚至五年之内看到一个崭新的城市诞生,其实这是不科学的。因为城市是人类综合活动的载体。我们提了很多规划的愿景,在实施中这些愿景可能会根据情况做一些适当的优化、变化。这里面你提到的问题,第一个就是外来人口和市区转移的人口肯定是计算在内,我们对城市的人口规模,从规划的业内人士来看,不把这个看得太重,而是看成一个幅度。比如说60万到80万,可能是69万或83万,这个规模我觉得相对来说是一个概数。第二个问题是留住人口的关键,这一轮市政府发的文件当中明确了几个,公共服务资源、交通便捷性、环境品质、就业机会,就业机会就是我们提的产城融合和职住平衡。这几个没有一定的城市规模很难形成比较完善的商业服务功能,这几个方面都可以解答你的问题,就是怎样把人口尽可能地留在新城。

 

  新闻晨报:我还想请教一下教育方面情况。

 

  胡俊:我相信这是一个过程,郊区其实也在引进市区的一些优质学校,可能随着经济社会水平的提高和新城的规模扩大以后,自然而然这个难度就小了。

 

  5、劳动报:谢谢,我有一个关于地名保护的问题,卢湾跟黄埔合并了之后,我查了一下上海地名保护的条例,它属于第一类保护的。以后怎样把这个地名保护下来,以后还知道这个名字,之前像南汇、南市,都没有看到一些实质性的东西。还有刚才说的新城,新城的建设肯定也要打破很多旧的城镇的格局,原来的名字怎样保存下来?

 

  胡俊:历史地名的保护和保留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觉得行政区的名称和地名的保护是可以统筹的,就是行政区可能只有一个名称,但可能通过其他的地标、地物或者是下一级的区域,或者是其他的安排解决历史地名保护的问题。比如你提到南汇地名的保留,这个也是有很多考虑的。包括未来我相信南市的概念也好卢湾的概念也好,都会在一些可能是另外一个角度的地名得到保护,而不是简单的在行政区命名中。

 

  6、上海证券报:我想请问一下胡局长,新城开发在未来土地开发利用的方式方面,有没有什么创新和探索?

 

  胡俊:土地制度的安排是国家的制度,土地市场其实是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在二级市场中租赁和土地作价入股等都是比较常见的方式。一级市场当中也有很多种方式,你讲的卖地可能是指出让。其实一级市场中,它的方式也是多样的,有可能是划拨方式,也有可能是出让方式。既使是出让方式同样也有很多种不同的出让方式,各种各样的方式。所以我想在新城开发中我们会根据不同类型的用地的性质采用不同的出让方式和划拨方式解决一级市场的问题。在二级市场也会鼓励采用一些政策创新。

 

  7、中央电视台:我注意到高铁的建设过程当中有几个新的站在布局,您也是谈到有几个新的区域围绕着这个高铁打造,这方面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胡俊:举两个例子,西南方向是沪杭客运专线,作为沪昆高速铁路的组成部分,这个专线有几个站是新站,一个是金山的枫泾站,一个是松江的松江南站,这两个是沪杭的重要站点。西北方向的京沪高铁和沪宁城际铁路沿线,一个是安亭站,一个是南翔站,这两个站也是高铁的两个重要站点区。所以围绕这几个站点,区政府也在做一些安排。规划编制一般时间比较长,考虑的因素要求也比较多。有一些地区的规划已经成型了,有一些规划还在酝酿中。

 

  陈启伟(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我们注意到今天有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上海城投拖债,地方坏帐告急”的报道,互联网上也有不少的传播,我可以在这里作一个澄清,这个报道是严重失实的。

 

  上海市政府高度重视投资环境和诚信环境的建设。目前,上海市各级政府的政府性债务水平,保持在正常范围内。各级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总体情况良好,运行正常。

 

  至于这篇报道里面涉及到的所谓上海的公司,我们也向相关部门作了了解。上海市所辖城投公司所有银行贷款还本付息情况正常。媒体报道有关城投公司流动资金贷款转换成固定资产贷款,属于当前政府融资平台清理规范中的正常调整,与还贷欠息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希望媒体涉及到政府部门和企业的报道时,应与相关部门和企业多做沟通,深入采访,尽量做到事实准确。

 

  如果没有其它的问题,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