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2015年12月29日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问答实录

2015-12-29

  1、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屠市长,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年,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哪些亮点?还有一个问题问一下在座的各位领导,刚才已经介绍了贯彻“金改40条”将推出一系列相关细则,具体将出台哪些实施细则呢?

  屠光绍(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我回答第一个问题。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亮点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自贸区金融改革开放创新的推进。大家知道,自贸区金融改革开放创新工作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意义重大,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下一步工作着力点就是加快国际化进程,因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各个方面包括市场框架体系建设、机构集聚等都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国际化进程还不够。通过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必然会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国际化程度产生重要影响。从去年这一年来看,无论是市场平台建设,还是沪港通推进,还有人民币跨境业务开展以及资本项目可兑换加快。这些方面都对上海金融中心的国际化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应该说这是一个重要亮点。

  二是金融市场建设的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情况可以通过一些重要指标表现出来,例如:根据目前情况,今年上海金融市场交易量,预计全年有望达到1400万亿元,虽然这只是一个指标,但是可以通过这个指标反映上海金融市场的发育和活跃程度。金融市场活跃、金融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我想对于完善我们金融体系,对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来说都有重要意义。

  三是金融创新活动的推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随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推进,去年上海金融市场各类创新活动,无论是产品的创新、工具的创新还是市场服务方式的创新,这方面又有了新的进展。我们已经启动对2015年金融创新活动的评选和奖励工作。当然奖励只是一种方式,但确实反映了上海金融创新不断推进的进程,这也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今年非常重要的亮点。

  张新(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关于细则的制定,我们按照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在人民银行总行、外汇总局的统筹下在积极推进。首先一个细则是前不久经过外汇总局的批准,由屠市长主持会议,颁布了上海自贸试验区外汇管理改革试点的实施细则,这是上海“金改40条”印发以后颁布的第一个细则,里面有很多创新举措,主要是资本账户开放方面,还有外汇管理等一些新的做法。下一步要推出的细则还比较多,有以下这几类:

  第一大类是屠市长指出的,关于自由贸易账户功能拓展方面的系列细则。主要是我们和市政府、“三局”一起推动自由贸易账户在银行、证券、保险业的使用,便利各个金融领域,利用好自由贸易账户开拓国际市场、开拓国际业务,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一类里面可能有若干个细则,银行、证券、保险各个类别的,具体还在和市政府、“三局”商谈之中。

  第二类是资本账户可兑换方面的细则。核心有两方面,第一方面是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QDII2)的细则。第二方面是和证监部门一起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一些具体的问题还在探讨之中。资本账户可兑换剩下主要是这两方面事情,个人项下和资本市场项下的。

  第三类是一个新的领域,也是我们非常看好的领域。人民币加入SDR以后,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已经在国际上初步确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要建立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在全新的格局下,上海怎么把相关的工作跟上,尤其是人民币的产品、人民币的交易场所、人民币产品的定价以及相应的服务。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链,对金融机构、投资者、交易场所以及金融基础设施,都有一系列新的要求。比方说现在债券市场已经向境外的机构开放了,开放以后流进来的资金有很多,同时他们也有很多的需求,如何满足各种需求?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配套工程。所以,这方面的工作,以前更多的是在理念上宣传,现在已经进入到操作阶段了。怎么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呢?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也是我认为最有前景的领域,我们也在积极思考这个问题,希望制定一些细则。

  第四类是负面清单管理方面的细则。负面清单管理,从人民银行的角度来说,涉及到外汇管理比较多,当然人民银行传统的业务也有一些。我们响应市政府的号召,尽快和总行、总局一起制定出相关的,尤其是外汇管理方面的负面清单管理的细则,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进一步减政放权。

  第五类是管住风险方面的细则。从人民银行的角度来说,总体是要管好两方面的风险:一方面,在自贸区和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有大量的跨境金融活动,我们要建设一个强大的、7×24小时的实时监测系统,对跨境金融活动都可以进行监测,我们称之为监测器和传感器。这样我们就可以看住风险,就敢于把开放的力度进一步加大,放权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我们目前正在探索建立国内跨行业、跨市场的复杂金融活动监测平台。这方面的细则制定和系统的开发是联系在一起的,也是一项比较复杂的工程,大部分工作会在市政府的统一领导和统筹下推动起来。

  以上大概五大类细则,每一类会有很多具体的细则,我认为大概会有10个左右的细则出台。

  廖岷(银监局局长):上海银监局在市委、市政府的总体要求下、在银监会的指导下,正在抓紧推动金改40条的细化实施。金改40条中涉及到银监会和上海银监局的主要有以下几条:

  一是支持自由贸易账户下的金融创新。在银监会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目前已经明确商业银行可在自贸区开展自由贸易账户理财业务及其适用的监管规则,在辖内该规则已经实施了。这也是“40条”公布以后,银监会和上海银监局公布的第一个细则。该细则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保证在各类账户下银行理财业务监管规则的一致性。跟张新主任说的一样,因为自贸区内商业银行的跨境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在不断地发展,为了使这一类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金融创新有比较一致的监管规则,我们针对银行理财、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这一类的自由贸易账户业务创新发布了这一细则。

  第二个细则是关于负面清单的。在银监会的支持下,很快会出台关于统一中外资银行事后报告事项的实施细则,为今后探索在行政许可项下实施负面清单管理奠定了基础。

  第三个是对区内离岸银行业务试点评估的基础上,推动扩大离岸业务的试点银行和业务范围。现在初步的评估已经结束,下一步扩大离岸业务的具体实施细则也正在考虑之中。

  第四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上海银监局为了支持自贸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金融创新发展的需要,建立了银行业务创新监管互动机制。目前互动机制已经在辖内开始试行了,以后我们将就创新监管互动机制出一个专门的细则,为更多的机构创造公平、平等的参与机会。这对于辖内银行业机构的金融创新来说非常重要,是对现有监管理念的一次变革,这和现有的监管行政许可项下的准入管理是完全不一样的。

  最后一个,随着自贸区业务的发展,银监会和上海银监局将会针对新型的业务风险监管出台一些细则。比如,银行账户利率风险管理、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管理,还有跨境银团贷款、新型的国别风险管理等。在跨境业务的金融风险监管上,目前的监管规则大部分是针对国内金融市场设置的。跨境业务发展是自贸区业务特别鲜明的特点,今年以来上海银行业在这一类业务的发展效应非常明显,所带来的代销、资产托管、理财、电子银行等业务增长,都是随着与自贸区和金融中心的对接而加速上升的。随着自贸区业务的发展,我们对新型的风险还会加深研究并适时出台一些实施细则,真正守住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底线。

  严伯进(证监局局长):“金改40条”出台以后,证监会对于证监会牵头或者参与牵头的工作都进行了认真梳理、细化和分头的落实,这里面很多的工作确实如大家讲的,要先制定细则才可以实施。主要有这几个方面,一个是关于允许或扩大符合条件的机构和个人在境内外证券期货市场投资方面,需要出台细则才可以实施。比如说,自贸区内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要开展跨境经纪等业务,也需要出台细则才可以实施。再比如说,“40条”里面提出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试点证券期货业务交叉持牌等等,都需要出台一些细则。其他还有一些细则就不一一列举了。

  裴光(保监局局长):“金改40条”的出台基本上确定了上海自贸区保险市场改革创新发展总体框架,目标就是在中国保监会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建设与中国国际影响力相适应的上海国际保险中心,这是一个总体的目标。具体的内容就是 “一个核心、两个抓手,三个支撑”。核心就是设立上海保险交易所,完善保险要素市场。“两个抓手”就是一手抓改革创新发展,一手抓风险防范。“三个支撑”是立足上海自贸区建设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两大战略目标,推动建立保险资金运用中心、区域性再保险中心和国际航运保险中心。这些工作有的已经推出了,如上海航运保险产品注册制已经推出,而且取得了比较好的阶段性成果。有些正在形成细则和方案,我们的目标是成熟一项推出一项,而且要争取试点成果向全国复制和推广。

  屠光绍:刚才“一行三局”都说了,我再补充一下,我在前面发言中提到13条细则,这13条是对应“金改40条”的,这包括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就是每一条里面可能制定不止一个细则,但是这一条是要出细则的。第二层意思,有些细则需要几个部门一起来制定出台,不是说各自出台各自的细则,因为涉及到的内容需要几个部门共同来推进,需要几个部门分工合作的。

  郑杨(市金融办主任):我想就屠市长提到的营造金融发展环境介绍一些情况。营造良好金融发展环境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自贸区建设和科创中心建设的重要抓手、有力支撑和重要保障,也是地方政府职责所在。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金融发展环境建设,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根据贯彻落实“金改40条”的要求,在屠市长的带领下,市金融办和“一行三局”以及政府相关部门形成了工作班子,就本市加强金融发展环境建设,已经形成了初步的框架考虑,主要是从金融信用环境建设、人才发展环境建设、专业服务建设、法制环境建设、以及加强政府公共服务等五个方面入手。这五个方面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们考虑,争取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指导和支持下,形成合力,营造诚实守信、人才充足、服务高效、法制规范、与金融中心相适应的金融发展环境。目前,我们已经形成了初稿,将进一步研究论证和细化完善,报国务院批准以后,争取尽早实施。

  2、联合早报:我想请问一下拟出台的13条实施细则是不是材料上第6页黑体字的部分,如果没有,请有关部门介绍一下是哪13条?目前,自贸区是沈晓明一位主任,那么以后自贸区将以怎样的架构进行管理,是一个主任管所有的事情?另外,请介绍一下上海的外滩跨年活动情况,警方将如何确保安全?

  屠光绍: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将要出台细则的具体情况再跟你介绍一下。

  在“金改40条”当中说到有13条要出细则,我不能一一念了,太占时间了。总的来说,根据“金改40条”落实工作分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要单独牵头或共同牵头落实的有15条内容,主要有研究制定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个体工商户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限额内可兑换、协调推进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建设等实施细则。由上海银监局单独牵头或共同牵头落实的有13条内容,主要有研究制定增加中资银行离岸业务的牌照和在自贸区试点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实施细则。由上海证监会单独牵头或共同牵头的有15条内容,主要在研究制定允许符合条件的机构和个人在境内外证券期货市场投资的细则,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开展证券期货业务交叉持牌的业务规则和配套审核程序,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参与境外证券期货和衍生品交易试点等实施细则。由上海保监局单独牵头或共同牵头有13条内容,主要有研究制定巨灾债券试点办法、保险资金的长期资金在符合规定条件下委托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开展跨境投资方面的细则。由市金融办单独牵头或共同牵头的有10条内容,主要有研究提出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负面清单、研究建立加强自贸试验区金融监管协调探索功能监管的协调机制,同时研究制定进一步完善包括金融信用制度建设在内的营造发展环境的实施细则。我们将分步推进细则的制定和相关措施的落地,并制定工作方案,结出创新成果,形成创新案例。

  你提到自贸区管理体制,上海自贸区管理体制有双层。从市级层面来说,有上海市推进自贸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由上海市市长杨雄担任,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副市长,还包括浦东新区的区委书记,作为副组长,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市发改委。这个层面主要是研究上海自贸区建设的重大问题,特别涉及到与中央层面的一些对接、协调和沟通,以及在全市层面怎样更好地形成合力推进自贸区建设。第二个层面就是建立了自贸区管理委员会,大家知道自贸区管委会主要是负责自贸区具体建设的推进。上海自贸区的区域和广东、天津等其他几个自贸区不一样,上海自贸区的地域范围都是在浦东新区的范围以内,自贸区建设和浦东新区建设可以形成合力,自贸区管委会的工作重点,包括在具体推进方面,浦东新区政府承担了比较多的具体推进责任。大家可以看到,自贸区管委会的主任由市委常委兼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担任,这样有利于更好地使浦东新区和自贸区建设形成推进合力。

  徐威(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第三个问题关于外滩跨年活动,我们之前已经发布过相关信息了,今年外滩不举行倒计时活动,包括外滩区域内没有其他的迎新活动。当然我们都知道外滩和南京路步行街是上海的标志性区域,也是市民休闲、游客观光的首选区域,跨年夜仍然可能有大量的人流。上海市公安机关将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视情对外滩、南京路周边区域采取交通管制和人流控制的措施。希望市民注意安全提示信息,服从现场公安民警的引导。

  3、上海电台:我有一个问题问一下严伯进局长,证券投资老百姓非常关注,我注意到在“金改40条”当中提出允许和扩大符合条件的机构和个人在境内外期货市场投资。我特别想知道,个人在境外这一块是不是有一个初步的方案或者说在这一块有没有一个时间节点安排?

  严伯进:我们国家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起步很早,近年来步伐不断加快。关于双向投资,大家可能注意到现在已经建立了很多的渠道和途径,比如说B股市场,比如说QDII、QFII、RQDII、RQFII等机制,比如说“沪港通”以及内地和香港的基金互认,开放双向投资的步伐越来越快、渠道越来越多。你提到的问题,我前面已经说到了,允许或扩大符合条件的机构和个人在境内外证券期货市场投资,我们正在抓紧制定相关的规则,和人民银行等相关的金融监管部门还要在政策上衔接和配套。总的来说成熟一项推出一项,你说的时间表,我这里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具体什么时候推出建议关注证监会每个周末收市以后的发布会。

  4、上海电视台:问一下屠市长和各位领导,昨天国务院法制办出台了有关P2P监管的有关细则和征求意见,上海在这方面有没有新的举措?同时想了解一下目前上海P2P行业企业的规模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官方的统计。

  屠光绍:你提出了一个大家特别是社会上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的推进,互联网金融也成为了非常引人注目的现象。总的来看,当前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金融业态的创新,有着很好的发展前景,特别是在普惠金融方面,我想互联网金融应该能够发挥这方面的优势。按照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大趋势,上海也在积极进行部署和安排,在去年,上海市政府发布了关于支持互联网金融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在这个意见里也对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各个方面,包括从政府公共管理、政府公共服务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互联网金融发展方兴未艾,从上海情况来看,上海和全国有共同的特点,即互联网金融这两年发展非常快,包括P2P的业务活动也发展得比较快。等一会请郑主任介绍一下具体的发展数量。我想说的是,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新的金融业态,一方面要支持它发展,另一方面一定要规范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因为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新的业态,特别是互联网金融参与者众、覆盖面广,而且跨区域、跨市场现象比较突出。怎样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及时地在规范方面作出一定的安排,这是非常必要的,既有利于支持互联网金融健康规范发展,也有利于打击利用互联网金融进行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我们也注意到,有些现象已经有一些普遍性,不少企业以互联网金融作为招牌,实际上在进行一些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我们一方面要制定政策来规范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要制定政策打击利用互联网金融进行违法违规的活动。国家出台一系列互联网金融包括P2P的红线,以及具体的规范意见,都是旨在要达到这两个方面的目的,即:一方面鼓励创新,另一方面打击违法违规活动。

  从上海来看,大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发展还是比较规范的,要研究怎样让规范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在上海这个环境下更好的发展。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互联网金融企业特别是有些P2P企业出现了违法违规,有的可能在经营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两个方面工作都要做好,不可偏废。

  郑杨:我补充一下。上海今年8月份专门成立了上海市互联网金融的行业协会,目的是想通过行业自律来加强这方面的管理。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具体数字一直在变动当中,目前尚在经营的上海P2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有200多家,其中一些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下一步会加强监测密切关注。银监会和金融办正在制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的规则,上海也会积极配合银监部门把这项工作做好,形成监管合力,加强风险防范,支持规范经营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公司正常、健康的发展。

  廖岷:大家对P2P的内容非常关心,而且微信上有很多现实版的解读,都很精彩。目前我们正在按照银监会的要求听取辖内更多的意见和建议,一方面是来自机构,另一方面是来自社会,确实有很多好的意见。P2P监管细则是一项重要的金融监管规则,在这么大范围内向社会征求意见,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相信经过这一轮意见的征求,P2P的监管规则制定一定会更加科学。

  另外,P2P监管细则明确落地以后,上海银监局作为中央驻沪的金融监管部门,我们将和上海市金融办共同做好相关的风险防范和监管工作,推动辖内P2P和互联网金融的规范有序发展。

  5、第一财经广播:我想问一下张新副主任,您刚才提到有一系列的监管细则会出台,昨天央行推出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的管理办法,上海会不会跟进出台一些细则呢?

  张新:昨天人民银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业务支付管理办法,到明年7月1日开始实施,这个管理办法颁布以后,我们在上海也抓紧让政策落地,因为上海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家数和规模在全国都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目前来看,管理办法本身的规定已经比较具体了,我们上海的实施细则也在制定,当然这个实施细则更多的是程序性的条款,重点是贯彻落实总行的政策。

  6、第一财经日报:想请问一下张新副主任提到关于资本项目限额可兑换以及QD2的项目,资本项目可兑换在其他地方是1000万,上海是什么情况?另外,自贸区建设和国际金融建设是密切相关的,尤其是对于国际市场的开放,请教一下目前跟国际金融市场对接和开放上,下一步有什么举措?包括之前提到保交所,包括原油期货,现在是什么状况?接下来进一步扩大开放,以及使得原有开放体量和规模更加加深方面有没有一些举措?

  张新:我回答你最关心的第一个问题,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QDII2)在上海“金改40”条里面第三条非常明确的作出了规定,要求上海研究启动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适时出台相关实施细则,允许符合条件的个人开展境外实业投资、不动产投资和金融类投资。我们按照上海“金改40条”要求正在制定相关细则。我们会积极稳妥地予以推动,实施细则会对相应问题作出具体的规范,相信会非常好地落实“金改40条”。

  屠光绍:你说的第二个问题,我简单回应一下。“金改40条”文件题目用的是开放创新试点,你再关注一下文件内容,“金改40条”的核心内容是开放。比如说资本项目可兑换,比如说人民币跨境使用,比如说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比如说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平台,都是开放。如果用两个最简单的词语解读“金改40条”,我想核心就是“开放”,所以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上海金融中心的国际化将通过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的推进而推进,重要意义就不言而喻了。而且,大家知道,人民币加入“SDR”后,中国需要通过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进程,更多地参与国际金融资源的配置,提升中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体系、货币体系以及国际监管体系当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它的意义之所在。当然后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开放离不开监管的完善,因为你越是开放越要加强监管、加强风险监测、加强风险防范。如果开放这件事做好了,可以更好地参与国际金融体系,提高我们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如果在开放过程中风险防范得不好,就会带来另外的负面作用,反而会影响整个金融体系不断完善、不断健全的进程。而且在监管体系完善方面,也是要在开放环境下怎样更好地通过完善监管、加强监管、提高风险防范能力。

  最后,我想说有没有客观的标准来看待自贸区金融改革试点有什么成效。当然可以拿出一大堆的数据来说,但是我今天给大家提供一份材料,可能会对大家有帮助。这份材料是由上海市工商联,联合各个有关方面做了个独立的第三方的评估,这个评估是对2015年上海自贸区制度创新的评估报告,对金融改革开放创新试点的评估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我想把评估的结果给大家分享一下。他们评估时进行了1252份问卷调查,而且是对不同类型的企业,特别是参与自贸区投资贸易活动的企业,应该说有一定的覆盖面,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他们是这样评价几项金融改革开放措施的。对于金融开放创新总体评价,“好”的占71.4%,“一般”的占20%。具体来看,自由贸易账户分账户核算管理评价“好”的占54.3%,“一般”的是占30.5%;对于跨境人民币借款,这是上海自贸区跨境业务非常重要的亮点,有利于降低企业成本,对于跨境人民币借款评价“好”的占63%,“一般”的占20.6%;对于外汇管理体制改革,我们知道,贸易投资便利化大量涉及到外汇管理,对于外汇管理体制评价“好”的占64.3%,“一般”的占27.3%。对于自由贸易账户,评价“好”的占54.3%,我想要说明一下,因为这次调查比较多的是中小企业,目前自由贸易账户约4万个,但是小企业还没有深入参与。

  深化金融开放创新总的评价,“好”的占71.4%,“一般”的占20%。从数据里面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是对于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所取得的成效还是得到了社会的相当肯定,说“好”的占71.4%,加上说“一般”的,就是90%以上了。当然,对于其中每一项还要进行具体分析,但是对于自贸区金融创新,企业总体上还是给予了相当的肯定。第二个结论是自贸区深化金融开放创新的任务还相当艰巨。为什么评价“一般”还相当普遍,特别还有一些选择“不太好”的,说明自贸区金融改革开放创新还要进一步深化,落实好“金改40条”任务依然艰巨,我们一定要持续不断地推进。我希望在明年作这样的评估时,通过对我们工作的评价,正面评价或者说好的评价能够进一步增加。

  徐威:再次感谢各位记者,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