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抗疫不幸感染,把办公室“搬”进方舱,电话远程参与、落实任务和措施

2022-05-13

  从驻村抗疫,到感染病毒入舱,再到如今康复归来继续战斗——嘉定区江桥镇新江村党总支书记孙廉已经连轴转工作了65天。

  “村里人说我头发白了好多,我也没注意,也许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吧!”摸了摸那一簇灰白的头发,孙廉笑着说。

  突如其来“两道杠”

  从这波疫情开始,43岁的孙廉就一刻不停,带头组织、落实和执行村里的各项防疫工作。

  “初期是最难的,工作千头万绪,摸着石头过河,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真的感觉有点吃不消。”

  孙廉所在的新江村,村域面积3.48平方公里,有8个村民组,大小企业68家,人口近9000人,其中80%是外来人口。包括他在内,较为年轻的村委会工作人员只有十来人,组织开展核酸采样、搬运物资、送医配药等大大小小的任务都落在他们肩上。“那时候,不少村民甚至是部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也有情绪,他们可以向我发泄,但我不能退、不能松,只能想方设法把困难和问题一一解决。我必须树起旗帜,给他们信心。”回忆起那段时间,孙廉很感慨。

  3月27日,连续高压的工作让孙廉逐渐觉得有些乏力,喉咙也有些嘶哑。但他并未放在心上,以为是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像往常一样,他在忙完当天的工作后,回到办公室取了抗原进行自测,没想到是“两道杠”。稍微定了定神后,孙廉立即向上级部门汇报,并迅速收拾东西到单独的房间内自我隔离。

  “我有点害怕,这是人之常情。我还很担心、很焦虑,当时村里的疫情防控任务这么重,一旦我被感染,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办?”那一夜,孙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他在疾控部门的安排下进行了单管核酸采样。第三天清晨,他接到了来自疾控部门的确诊阳性电话通知。

  孙廉被确诊后,村里的防疫工作就由江桥镇委派专门工作组接手。

  病房里常常忙到深夜

  3月29日,确诊后的孙廉进入方舱医院接受治疗,一度出现发热和喉咙肿痛的症状。“感染之前,工作上的那种累只是身体上的累,好好睡一觉就能很快恢复;但感染以后更多的是‘心累’,是那种来自精神层面的压力。”

  作为村党总支书记,孙廉一直记挂着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虽然有镇里工作组接手,但是他们毕竟不像我那样了解村里情况,有些工作我必须要参与。”于是,他在方舱里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打起精神,和工作组互通情况、商量防疫对策……就这样,方舱的床头柜成了孙廉的办公桌,他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着相关防疫手势和工作要求,再通过电话远程参与、落实具体任务和措施。

  参加视频会议、接打一个又一个工作电话……病房里的孙廉常常忙到深夜。“病友们老是打趣说,他们是来养病休息的,而我是来‘出差’工作的。”

  经过治疗,孙廉的身体逐渐痊愈。4月12日,孙廉康复出舱。观察期后,他立即回到了工作岗位。

  经过前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村里的防疫工作都理顺了,核酸采样、发抗原、送物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随着防疫工作的持续推进,新江村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村里已连续半个多月没有新增确诊阳性患者。

  “现在的防疫成果来之不易,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要把工作做得更实更细。再难的关,只要坚持总能过去!”孙廉说。

来源:解放日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