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区”开启“3.0版改革” 王战:国家对上海提出更高要求

2021-07-21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简称《意见》)7月15日发布,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

  “每一次,国家和上海到了关键时刻,中央都支持浦东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每一次化危为机,浦东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王战指出,此次引领区的建设,将开启我国“3.0版改革”新篇章。

  引领区建设与三大任务是一次系统集成

  王战曾任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参与了上海历次重大规划和改革项目,他从浦东开发开放之初的国内外形势说起:“上海曾是全国范围内经济受指令性计划管控最严的地方之一。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实行制裁,国际上一度对中国经济实行封锁。邓小平同志每年在上海过春节,盯着浦东开发开放。”

  浦东的开发开放正是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开启的。20世纪90年代,浦东开发开放带动上海走上了整体转型之路,也为整个长三角、长江流域,乃至全国的改革开放注入了新的动力,开辟一条新路。

  “今天中央提出打造引领区,我们所面临的形势在某种程度上和30年前相似。中央发布这个文件,是针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体现了我国坚定不移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决心,并明确了浦东在这其中所处的位置和应发挥的作用。”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总书记交给上海三项重大任务,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此次引领区的提出与三大任务是一次系统集成,浦东还是要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

  《意见》明确指出,推动浦东高水平改革开放,为更好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提供重要通道,构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更好发挥龙头辐射作用。“从长三角一体化到双循环战略新格局,引领区建设代表了国家对上海提出更高的要求,即高水平开放、高层次改革、高质量发展。”

  依靠制度型开放保持国际竞争优势

  “我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全国各地自下而上地涌现出改革的新鲜经验,经过中央的总结后指导全国的改革。第二阶段是通过顶层设计,推动各地区实施改革,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而此次引领区的提出,王战称之为“3.0版本的改革”。

  《意见》第26条提出,授权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足浦东改革创新实践需要,遵循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法规基本原则,制定法规,可以对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作变通规定,在浦东实施。“这表明,一方面国家将领导顶层设计全面深化改革,另一方面也给予地方改革的自主权和主动权。”这就是“3.0版本的改革”,既有自上而下统筹改革,同时也调动地方自主改革的积极性。

  “改革推动发展,而创新是发展的核心,科创是改革中最关键的一环。”《意见》多次提到“更高水平开放”,尤其体现在临港新片区建设和科创板试点方面,提出研究在全证券市场稳步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在科创板引入做市商制度。王战指出,“登记注册制,而非审批制,今后有望将在资本市场上成为国际通用的新趋势。”

  更高水平开放、更高层次改革,要体现在制度型开放上。《意见》提出要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我国要参与世界上的多边合作,就需要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上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制度型开放是高水平开放的一个典型特征。过去30年,浦东依靠开放政策等在国际竞争中取得的优势,未来必须依靠制度型开放来维持。”

  “五个中心”建设,浦东要发挥引领作用

  《意见》提出,浦东要引领带动上海“五个中心”建设,更好服务全国大局和带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王战指出,《意见》中的27条内容,很多都是体现浦东引领“五个中心”建设的具体举措。

  “‘五个中心’建设是国家赋予上海的使命,而这个使命如今到了一个转折点。”当前,上海已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推动上海的‘五个中心’从‘基本建成’到‘完全建成’,浦东要发挥引领作用。”

  首先,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在新时代最先碰到的问题是如何在新科技革命中充当“引领者”。现代科技革命的突破口在哪里?这是浦东要思考的问题。

  “当今时代,已不再是出口加工的战略机遇期,而是创新机遇期,科技创新的主体是人才。”《意见》提出建立全球高端人才引进“直通车”制度,率先在浦东实行更加开放更加便利的人才引进政策等举措,这都将为浦东吸引更多顶级的企业家和人才。

  在航运中心建设上,浦东的目标是建成世界先进的“多式联运的物流枢纽”。“‘十四五’期间浦东将新增国家沿海通道上的铁路上海东站,与浦东国际机场组合形成浦东综合交通枢纽。浦东将成为空运、海运、铁运、航运和公路运输等多式联运的枢纽和节点,而这才是真正辐射全球的航运枢纽。”

  航运中心的建设,将促进贸易中心、金融中心的发展。“企业在上海,交易在境外发生,这充分体现出上海作为国际贸易中心的优势,浦东应在数字贸易、跨境贸易、服务贸易和离岸贸易上发力。”《意见》还提出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体系,支持浦东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这些政策都将推动上海国际经济中心的建设。浦东的引领作用不单纯是经济层面,更要体现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上,而产城融合是浦东最大的亮点。

  “自开发开放初期,浦东的发展模式就完全不同于浦西。”20世纪80年代,浦西中心城区不到200平方公里容纳了近千万人口,不得不把产业搬到郊区,形成了钢铁、汽车、造船、石化等基地。“浦东开发开放以后,以城市功能分区域,陆家嘴、金桥、外高桥、张江、世博等五大功能区从一开始就走产城融合之路,让城市发展和产业发展融合,引领了中国城市新的发展方向。”

  在引领区建设的新阶段,浦东的五大片区和临港新片区应进一步深化产城融合,并在五大新城建设中发挥新的作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是浦东新区前30年开发开放和创新发展的深化和继续,未来,浦东将在中国从小康社会走向全面现代化的道路上,继续发挥引领作用。”

来源:解放日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