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本市7650条段水质劣五类河道上报完成整治 水务部门将一一复核

2018-11-16

  1864条段需要整治的中小河道去年基本消除黑臭后,上海在水体治理方面提出新目标:2021年全面消除劣五类水体。上海市河长办昨天表示,全市前期排摸出的1.88万条段水质劣五类河道(占上海河湖总数38.7%),截至目前已有7650条段上报完成整治,水质暂时稳定在五类及以上水平。这些河道真的消除劣五类了吗?水质是否在完成整治后出现反复?市河长办昨天突检了浦东新区的两条河道。

  不黑臭不等于消除劣五类

  站在莱阳路桥的桥面上,望着桥下的北咸塘浜,虽然水面呈现灰黄色,透明度不高,但没有明显黑臭。“不黑臭不代表水质已经消除劣五类。”市水务局河长制工作处处长马维忠表示,河道要消除黑臭,主要指标有4项:河道整治后连续3个月,氨氮含量不超过5毫克/升,溶解氧含量不小于2毫克/升,透明度不小于25厘米以及群众满意度调查合格。

  相比之下,消除劣五类的指标更多更严,至少pH值、溶解氧、高锰酸盐、氨氮、总磷等指标在河道整治后要持续合格。如果严格依照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河道水质要达到五类,相关检测指标多达24项。对北咸塘浜的水质,市水文总站工作人员当场取样,并快速检测了溶解氧指标,数据显示为6.55毫克/升,符合不小于2毫克/升的要求,其他指标是否合格,要将样品带回实验室后进一步检测。

  今年年底前,上海水务部门将对7000多条段“消除劣五类”的河道进行复核,确保“验收一条、审查一条、销号一条”。一旦发现河道相关指标不合格、整治后水质出现反复,将责令相关单位整改;整改不力,河道就不得摘掉劣五类的“帽子”,相关负责人也将被约谈,对约谈要求的整改事项和措施落实不力、约谈后无明显改进的负责人,将被问责。

  马维忠坦言,从消除黑臭到消除劣五类,难度提升了不少,可能还要花两到三年的时间。目前上海河道最大的污染源也是影响消除劣五类水体效率的难点之一,是雨污混接。今年5月,上海已基本完成雨污混接调查工作,共查出混接点20290个,这些混接点的主体主要有5类:市政项目、住宅小区、企事业单位、沿街商户和其他,七成左右的混接点集中在沿街商户和企事业单位,情况复杂,治理难度大。目前,上海已进入雨污混接全面改造阶段,力争2020年底,基本完成上海雨污混接整治工作,基本实现建成区污水全收集、全处理。截至今年9月底,已改造混接点近1万个,但仍有一半以上的混接点尚需攻克。

  技术配人工确保长治久清

  完成污染治理,只是河道水质提升的开始,稍有松懈,漏了一些污染源、少了一些长效管理,水质就容易出现反复。今年9月和10月,市河长办就先后通报了6条在消除黑臭后连续3个月再次黑臭的河道。记者获悉,去年基本消除黑臭的1864条段中小河道在今年也有10%左右出现水质不稳定甚至劣化情况。

  高行镇副镇长陆琴的手机微信添加了一个“河道监测管理系统”,站在河边,打开系统,北咸塘浜莱阳路桥监测点位的实时水质数据便一览无余:氨氮0.5毫克/升、溶解氧7.8毫克/升……各项指标均优于劣五类。河中,一台水质自动监测设备露出“头顶”,由它监测的水质数据除了传输到相关责任人的手机上,还“直通”市区两级河长办,以便随时监督。“传统的人工巡河,只能从感官上判断河道是不是黑臭,但很多水质问题潜藏着,要靠技术才能发现。”陆琴说,实时监控水质有力地补充了人工巡河队伍在技术上的不足,把数据共享给上级主管部门,也提升了河道问题被发现和整改的效率。

  不过,再先进的技术也只能及时发现河道内的问题,却不能及时发现河岸上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问题。针对这一点,高行镇专门在北咸塘浜建立了一支10多人的护河志愿队,每天在河边查找问题,劝导乱扔垃圾的路人,捡拾河岸边的垃圾。家住森兰名佳小区的常永胜已经做了两年多的护河志愿者,他表示,北咸塘浜过去长年黑臭,主要原因是其支流中虬江两岸的污染源没有截断,污水倒灌所致。2016年底后,经过整治的北咸塘浜已焕然一新,他们每天都会到河岸边散步,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水清岸洁。

  此后,市河长办来到位于航头镇下沙街区的盐铁塘,在这里,公众参与监督也是确保河道长治久清的关键,60位村民、党员、企业志愿者等组成的志愿队自发组建“草根河长议事厅”平台,有关盐铁塘的鸡毛蒜皮都会被放到平台上讨论,周边居民、企业真正把盐铁塘当成“自家的河”。

来源:解放日报

分享按钮